仿大前端DUX主题织梦模板(多设备支持自适应)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刘志军为离任后延续利益曾欲花500万扶正副部长

在刘志军治下八年,铁轨在中国版图上迅速延伸。与此同时,他还在潜心铺设一个四通八达的利益输送系统,历时25年“经营”,已覆盖铁路部门至少三个层级。奔驰于其上的并非动车组,而是金钱与权力。

2013年6月9日,原铁道部部长、党组书记刘志军出庭受审,其涉嫌的贿案细节,曝光了这个铁轨上的“官市”。

检方指控,刘志军自1986年在武汉铁路分局党委书记任上始,至2011年从铁道部部长之位落马,涉嫌因“卖官”受贿1178.65万元,买官者名单覆盖六名铁路官员。连续“进贡”多年后,这些官员得以在铁路系统内部数次升迁,执掌重要的机构和部门,或被选任、推荐为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。庭审中,刘志军认可上述指控。

在铁路系统内部,卖官鬻爵也并非刘志军的专利。从他这里获得升迁帮助的官员,再度将权力“变现”,向更低层级的官员出售官职。刘志军本人,亦委托掮客丁书苗以钱铺路,为下属“买官”,系统内部的“官职买卖”体系可见端倪。

卖官脉络图

为给自己去职后铺路,意图“买官”扶正一名副部长,希望通过裙带门生铺设私人关系网,离任铁道部长后仍能延续此前的利益。

2008年至2010年,刘志军托山西女商人丁书苗疏通关系,丁书苗找到北京一家广告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某帮忙,并支付500万元,结果最终未能成功。

买官者

刘敏霖

武汉铁路分局多种经营办公室经济开发部副经理。

刘志军分别在郑州铁路局副局长、铁道部运输总调度长、副部长任上,三次帮忙提拔。

使刘敏霖官至武汉铁路烟草专卖局局长。

先后28次给予刘志军钱款,折合176.56万元。

买官者

何洪达

1997年任哈尔滨铁路局党委书记

2000年4月起,何先升至哈尔滨铁路局局长,2004年又调入铁道部任政治部主任,追随刘志军。

五年内先后给予刘志军10万美元,共计折合人民币82.77万元。

为回本,再卖官

1997年至2004年,先后帮助过哈尔滨铁路局的六位基层和中层干部在该局内部升迁。

自备车管理办公室主任、黑龙江虹通运输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、哈尔滨铁路局总调度长等热门职位更是被他出卖数次。

出售官位因“含金量”而分出价格区间,实权部门数十万元,铁路配套部门1万元至2万元不等。

何洪达收取钱物折合人民币1452万余元。2009年11月24日,一审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。

买官者

邵力平

南昌铁路局原局长

横跨郑州、柳州和南昌三个铁路局,每次都是一把手。

自1999年起,十年内陆续“进贡”七次,折合744.15万元。

是刘志军涉嫌的最大一笔“卖官”贿赂款。

买官者

王子博

1996年任长春铁路分局列车段段长

2000年初,得以担任长春铁路分局副局长。

4年内累计送上5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41.44万元。

买官者

梁映光

2002年至2003年任天津铁路分局局长

让刘推荐其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。

收受贿赂51万元。

买官者

安路勤

原北京铁路局(微博)分局局长

刘为其担任局长、推荐其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人选等事项提供帮助。

连续六年到刘志军处走动,送上钱款82.73万元。

刘志军卖官六大特点

1、非事前明码标价,而是基于裙带关系、任人唯亲或谋求好处费的偶发个案。在行贿刘志军的买官者中,都与其在工作上有过交集。

2、“官市”门槛并不高,局级干部可从中谋求升迁,基层干部谋官亦可直通刘志军。

3、“卖官”交易可长线保持,时间跨度最长17年,最短的也有4年

4、能量已能辐射到铁路系统之外。

5、六个铁路局或分局的局长都是向其行贿后得以提拔,具备一定规模和范围后,暴露的可能性越发小。

6、构成利益共同体和攻守同盟。一旦体系内有官员涉案被查,同盟将集体施救,避免体系土崩瓦解。2008年,何洪达落马。刘志军担心暴露,便指使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想办法疏通关系,帮助何洪达脱罪或减轻罪责。此后一年,丁书苗及其女儿找到刘琳、陈建威、李其伟和陈斌帮忙,先后支付对方4400万元。

分享:

评论